登录下载APP

挂名宰相不知该做什么 权臣说:你负责扫地 宰相却说:扫地很好

10387阅读文史砖家

自古宦门深似海,如何长期保持自己的高官厚禄,其实是一门很高深玄妙的艺术,唯有深谙中庸之道、难得糊涂的人才能做到,这种人往往也被称为“不倒翁”。古代中国政坛上的“不倒翁”并不鲜见,其中最著名者当属五代时期的宰相冯道。

冯道是一个很具有争议性的角色,一方面他是个正面的形象,不仅性格豁达、贵而不骄,而且喜欢提拔后进、举贤任能,在朝堂上也能屡次劝谏皇帝,让他们尽量多的施行仁政,算得上是一位心忧天下、忠君爱民的良相。

冯道是历史上最有名的“不倒翁”冯道是历史上最有名的“不倒翁”

但另一方面,冯道却又是个负面形象,对朝代更替、国家变故毫不在意,往往是刚刚脱去旧朝冠冕,便会接受新朝任命,毫不把“忠臣不事二君”的理念放在心里面,以至于被当时、后世很多人骂做没骨气。

然而无论外界如何评说,冯道依然只管做自己,对于时人的指摘和政敌的羞辱,总是哈哈一笑,根本不屑与之计较,看上去脸皮极厚。史书上关于冯道“厚脸皮”的记载很多,其中“司空扫除”一段,便是典型案例。

话说后唐闵帝时期,潞王李从珂因不满于朝廷的“削藩”政策,悍然在凤翔发动政变,一路上势如破竹,没多久便攻进洛阳,自己上位做了皇帝,是为末帝。而就在李从珂进城前,身为宰相的冯道早已做好率领百官、迎接新君的准备(此时闵帝已外逃至卫州),想借此讨好李从珂,让自己继续当宰相。

冯道率百官迎奉李从珂,结果却被贬官冯道率百官迎奉李从珂,结果却被贬官

不过李从珂很鄙视冯道的为人,虽然冯道向他拼命地表示效忠,但依旧也难以打消他心中的恶心感,于是在即位不久便罢免冯道的相位,让他到同州担任节度使。但过了一年时间,李从珂又觉得冯道还有些用处(可以号召天下士人为新朝效力),便将他召回京城,封他做司空。

司空属于三公官(太尉、司徒、司空),在两汉魏晋南北朝时期,都是宰相职务,但职责往往是坐而论道,位高但职权不重(当时的实权归于尚书台)。在隋唐五代时期,三公职位更是纯粹沦为挂名宰相,多为重臣的加衔,因为没有具体的职掌,所以很少单独任命。

末帝表面上尊崇冯道,但又不想让他执掌实际部门,便单单任命他为司空,却并没有明确他具体分管哪个领域。可朝廷不能有白吃饭不干活的官,冯道即使是挂名宰相,也一定要有做事,而具体做什么事,让朝廷伤透了脑筋。

卢文纪为排挤冯道,便建议让他去负责扫地卢文纪为排挤冯道,便建议让他去负责扫地

当时担任首相(隋唐以后实行群相制,首相即首席宰相)的是权臣卢文纪。卢文纪很鄙视冯道的为人,总在想办法羞辱他,最好是把他赶出朝堂,一辈子流放在地方上。卢文纪见冯道虽然挂名宰相,但没有分管的事务,颇费一番脑筋后,提出一个令同僚们笑掉大牙的建议,让冯道负责祭祀时的扫地工作。

建议提出后,末帝表示同意,同时又询问冯道的意见。此时大家都以为冯道会拒绝,没想到此君根本没在意,反而笑嘻嘻的回答说:“扫地也是司空的分内工作,我有什么不肯接受的呢?”说完后便欣然上任。可没过多久,卢文纪觉得如此羞辱冯道毕竟不太好,于是又让他放弃扫地工作,分管其他领域。

冯道对任命毫不在意,真的去负责扫地冯道对任命毫不在意,真的去负责扫地

以前匡国节度使、同平章事冯道为司空。时久无正拜三公者,朝议疑其职事;卢文纪欲令掌祭祀扫除,道闻之曰:“司空扫除,职也,吾何惮焉。”既而文纪自知不可,乃止。见《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九·后唐纪八》。

冯道性情柔顺、随机应变,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所以才能在波诡云谲、动荡不安的局势中生存下来,并长期占据高位。纵观冯道的宦海生涯,他一生做官数十年,历仕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四朝,先后效力于十位皇帝,期间还向辽太宗称臣,始终担任将相、三公、三师之位,享尽天下的荣华富贵,仕宦生涯非常成功,之所以能如此,跟他柔顺的性格不无关系。

司马光骂冯道是“奸臣之尤”司马光骂冯道是“奸臣之尤”

后周显德元年(954年)四月,冯道病逝,世宗柴荣下诏追封他为瀛王,谥号文懿。冯道死后,后世对他的评价陷入分裂之中,拥护者称其“当世之士无贤愚,皆仰道为元老,而喜为之偁誉”,而反对者则斥责他变节求生、不知廉耻(欧阳修语),司马光更是怒斥他为“奸臣之尤”。但不管是那种观点,似乎都称不上全面、客观。人是复杂的动物,从冯道极不平凡的一生来看,更是如此。

冯道 李从珂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百科解密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