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下载APP

隋末混世大魔王 行军打仗以人为口粮 宣称只要有人在就不会挨饿

13017阅读文史砖家

隋末天下大乱、群雄纷起,强者着跨州连郡,弱者宰割县邑,相互间征伐攻讨,使得海内混乱不堪。在这段超级混乱期,出现过一大帮凶残至极、率兽食人的恶魔,其中最著名者便是朱粲。这个混世魔王在祸乱各地之际,公然以食人为乐,做出了恁多凶残暴虐之事,真可谓罄竹难书、流恶难尽。

朱粲是隋末混世魔王,公然以食人为乐朱粲是隋末混世魔王,公然以食人为乐

朱粲是隋朝亳州城父人,年轻时曾在县里面担任佐吏,当王薄等人首举义旗、啸聚长白山(在今山东省邹平县南部,非东北的长白山)后,随官军前往征讨。官军作战小有失利,朱粲竟然因此而逃亡,在途中纠集起一帮亡命之徒造反,并自称“迦楼罗王”,又号“可达寒贼”。朱粲拥兵十余万人,在荆州、沔阳、终南山南部转战抢掠,所过之处实行“三光”政策,留下了大片的“无人区”。

朱粲者,亳州城父人也。初为县佐史。大业末,从军讨长白山贼,遂聚结为群盗,号“可达寒贼”,自称迦楼罗王,众至十余万。引军渡淮,屠竟陵、沔阳,后转掠山南,郡县不能守,所至杀戮,噍类无遗。见《旧唐书·卷五十六·列传第六》。

隋末海内大乱、战乱频仍,导致百姓流离失所、土地荒芜,天下一片萧条破败之相,而割据群雄的生计也因此成为大问题。为解决令人无比头疼的吃饭问题,朱粲所实行的策略不是召集流亡、恢复生产,而是以人肉为粮,公然指使士兵烹煮妇女、婴儿吃,并且恬不知耻地说再没有比人肉更鲜美的食品,只要其他地方有活人在,我们还用担心忍饥挨饿吗?

朱粲行军作战以人为口粮,祸害天下极深朱粲行军作战以人为口粮,祸害天下极深

粲无可复掠,军中乏食,乃教士卒烹妇人、婴儿啖之,曰:“肉之美者无过于人,但使他国有人,何忧于馁!”见《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七》。

朱粲食人的对象不分高低贵贱,不分贫富美丑,只要是大活人,都有可能沦为他的腹中之物。例如著作佐郎陆从典、通事舍人颜愍楚因贬官留居南阳,一度得到朱粲的任用,但在军中缺粮之际依然被吃掉全家,至于平常的百姓人家,其命运如何可想而知。朱粲在占领区广泛征集各城堡的妇女、小孩供给军队作为军粮,各城堡忍无可忍之际,相继背叛他。

隋著作佐郎陆从典、通事舍人颜愍楚,谪官在南阳,粲初引为宾客,其后无食,阖家皆为所啖。愍楚,之推之子也。又税诸城堡细弱以供军食,诸城堡相帅叛之。引文同上。

朱粲行军所到之处,往往留下满地白骨朱粲行军所到之处,往往留下满地白骨

朱粲作乱期间曾被唐将吕子臧、马元规击败,但很快重振军势,并于武德元年(618年)十月自称楚帝,改年号为昌达,在沦陷区窃号自娱起来。不久,朱粲击杀吕子臧、马元规,将部众扩充至二十余万,继续在汉水、淮河一带剽掠。次年,淮安豪强杨士林、田瓒等人痛恨朱粲的暴行,联合各州县豪强举兵攻击朱粲,在淮源将他打得大败亏输。此役过后,朱粲率数千名残兵逃奔菊潭。

朱粲逃奔菊潭后,向唐高祖上表归降,被后者封为楚王。不久,唐高祖又派段确到朱粲的军中进行安抚工作。段确有好酒乱言的毛病,在朱粲的酒席宴上喝得醉醺醺后,再一次习惯性地信口开河,以侮辱性的言辞问朱粲人肉是什么滋味。朱粲不堪受辱,对段确反唇相讥,说吃醉鬼的肉就好比吃酒糟猪肉。段确闻言怒骂朱粲,结果被朱粲烹杀分食,一同遇难的还有段确的部下。

朱粲因段确辱骂他,竟然将其烹杀分食朱粲因段确辱骂他,竟然将其烹杀分食

(朱粲)遣使乞降。高祖以前御史大夫段确假散骑常侍劳之。确醉,戏粲曰:“君脍人多矣,若为味?”粲曰:“啖嗜酒人,正似糟豚。”确悸,骂曰:“狂贼,归朝乃一奴耳,复得噬人乎?”粲惧,收确于坐,并从者数十悉饔之,以飨左右。《新唐书·卷八十七·列传第十二》。

事后,朱粲自知得罪唐朝后果的严重性,于是在对菊潭进行屠城后,率残众逃奔洛阳大军阀王世充,被后者任命为龙骧大将军。可朱粲躲得过初一,却躲不过十五,最终还是被唐朝诛杀。武德四年(621年),李世民攻克洛阳后俘获朱粲,在洛水边将其斩首。

李世民攻占洛阳后,将朱粲斩首李世民攻占洛阳后,将朱粲斩首

​由于朱粲食人的恶名远播,洛阳百姓对他恨之入骨,所以在他被处斩后纷纷用瓦石投击他的尸身,片刻之间便堆积如坟(“东都平,获之,斩于洛水之上。士庶嫉其残忍,竞投瓦砾以击其尸,须臾封之若冢。”见《旧唐书·卷五十六·列传第六》)。一代食人魔王最终落得如此下场,实在是罪有应得。

隋朝 朱粲 行军 食人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百科解密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