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下载APP

连续出庭八天!末代皇帝溥仪在东京审判中都说了些什么

37409阅读达西女士

1946年8月16日,在东京审判中,有一位特殊证人的出场轰动了整个远东国际法庭,这位特殊的证人,就是中国末代皇帝——溥仪。

皇帝、废帝、傀儡、囚犯、普通公民……这位末代皇帝一生扮演了太多角色,但8月16日这一天起,溥仪作为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直接见证人,作为伪满洲国的傀儡皇帝,开始了连续八天、每天6小时的出庭作证。

溥仪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证人席上溥仪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证人席上

“我生在北京,名字叫溥仪,本来是满洲姓,爱新觉罗·溥仪。”

出庭作证的第一天,在证人席上的溥仪身着西装,戴一副玳瑁边眼镜,操着一口标准的北京腔向众人做自我介绍,时不时还会讲几句英语解释或者纠正一下翻译错误。

然而审判进行得并没那么顺利,谈到日军侵略暴行,溥仪屡屡拍案控诉、情绪激动,而他也多次被被告辩护人对溥仪展开了激烈的盘问,甚至千方百计地想要证明溥仪在说谎。

国民政府军政部次长秦德纯到庭作证时,说日本“到处杀人放火,无所不为”,被斥为空无实据,几乎被轰下证人台。事后,秦德纯气愤地说:“这哪里是我们审判战犯,还不如说是战犯审判我们。”

日本甲级战犯梅津美治郎的辩护律师直接向溥仪发起了肉搏式攻击:“你知道中国给你的罪名是协助日本吗?”另有被告律师当场盘问溥仪:“你在本法庭的证言有没有被胁迫,或者有隐瞒不说的吗?”这个时候的溥仪,早已不是曾经那个怀抱帝制希望与梦想的少年天子。坐在证人席上,溥仪的内心并不平静。因为直到他乘飞机从苏联到日本,途中他还在惴惴不安地揣测,自己不是去作证,而是被送回中国受审。

这么多年来,他成功地摆脱了无数的“危险”。近代中国革命带来的危机,袁世凯的狼子野心,张勋复辟,冯玉祥的暴行……他以为自己逃离了腐朽的宫廷,却没想到宫外的世界更加充满了阴谋诡计;他以为自己逃出了反满狂热分子的暗杀,却终究逃不过日本侵略者的胁迫……

要知道,彼时彼刻在被告席上与溥仪遥遥相望的很多甲级战犯都和溥仪有着直接的关系,比如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梅津美治郎,这些人曾经视溥仪为提线木偶,如今,溥仪在法庭上所说的每一句话却都有可能成为送他们上断头台的有力证词。重压之下的溥仪顶住了辩护律师的轮番恐吓,他右手指尖搭在桌沿,左手托着下巴,义正言辞道:“完全没有人威胁,没有人对我说什么话,完全我自动的,我自己所知的事情,我说实话”。

溥仪在证人席上与战犯辩护律师舌战溥仪在证人席上与战犯辩护律师舌战

关于这长达八天的出庭作证,溥仪在自己晚年写的回忆录《我的前半生》中这样评价自己在远东国际法庭上的表现:“我被召到东京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去作证,痛快淋漓地控诉了日本战犯”。这八天,他为法庭提供了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扶植伪满洲国最有力的证人证言,然而这八天,溥仪为了开脱自己的罪责,也隐瞒了部分事实。

作为绑在日本战车上的伪满洲国“皇帝”,日本的每项罪行,自己都脱不了干系。在东北做了十多年的伪满洲国“皇帝”,溥仪自知罪责难逃,回国受审的可能,一直刺激着溥仪的神经。晚年,回想起东京审判出庭作证,溥仪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我仍然感到很大的遗憾。由于那时我害怕将来会受到祖国的惩罚,心中顾虑重重,虽然我确实说出了日本侵略者一部分的罪恶事实,但是为了掩盖自己,我又掩盖了一部分与自己罪行有关的历史真相。”

溥仪 东京审判 末代皇帝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互动百科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