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下载APP

外交夫人黄蕙兰——远东最美的珍珠,中国的展览橱窗

38099阅读时光史话

她被称作“远东最美丽的珍珠”,力压宋美龄被《Vogue》杂志评为最佳着装中国女性。她出生于南洋富可敌国的“糖业大王”之家。她是外交官顾维钧的妻子,善于交际且引领时尚。她挥金如土,但也为国为己增光添彩。她就是黄蕙兰。

黄蕙兰黄蕙兰

黄蕙兰1893年生于爪哇,父亲黄仲涵是爪哇华侨首富,黄蕙兰的生母魏明娘,祖籍山东,是爪哇中国城内第一号大美女。出身优越的她,从小便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黄蕙兰3岁时,父母送她金项链上的钻石就重达80克拉。父母的娇惯,使黄蕙兰成为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挥金如土的阔小姐。她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但天性聪颖,青少年时代生活在伦敦、巴黎、华盛顿或纽约之间,熟悉西方生活方式,能说法、英、荷等六种语言,天生富有交际才能。

后来在巴黎的一次宴会中,她认识了当时的中国外交官顾维钧。顾维钧曾先后任驻法、驻英和驻美大使,1919年,拒签巴黎和约,维护了中国领土主权,创造了“弱国也有外交”的神话。虽然顾维钧相貌平平,但凭借自身的魅力赢得了黄蕙兰的爱。在顾维钧的追求之下,黄惠兰很快嫁给他,自此成为贵妇人。她挟慈父之多金,依贵婿之显要,如鱼得水,左右逢源,活跃于国际外交权贵之中,“过着令人兴奋的日子。”

黄蕙兰与顾维钧黄蕙兰与顾维钧

在外交活动中,黄蕙兰成为顾维钧的得力助手,由于她懂六国语言,为人热情、大方,深受欧洲人欢迎。身为外交夫人,黄惠兰很清楚她的言行举止会影响别人对中国的看法,她认为“我们是中国的展览橱窗。”黄蕙兰也自明,她的价值有一半体现在她雄厚的财力上。当时,使馆经费拮据,顾维钧的许多外交应酬都是黄蕙兰掏的钱。波特兰广场的破旧使馆,黄蕙兰觉得很丢中国人的面子,自掏腰包将其翻修一新。顾维钧回国内工作时,她一掷二十万美金购下北京狮子胡同陈圆圆的故居做公馆。父亲寄来大把大把的钱,她都交给顾维钧。此外,黄蕙兰还热心公益事业,在伦敦积极参加战时救护工作。

黄蕙兰是位交际能手,女人喜欢她,男人更喜欢,但她一向自尊自爱,恪守妇道。一次宴会上,一位外国大人物为她做诗,并试图与她调情。黄蕙兰机智地大声说:“维钧,那个老头想知道中国话怎样说'我爱你’。”一个法国的外交官轻佻地对她说:“我认为中国人是可爱的——个子矮小,弯着腰趿拉着脚走路,而妇女则用缠过的小脚蹒跚而行。”黄蕙兰针锋相对,反问:“我丈夫像苦力一样趿拉着脚走路吗?我是不是一个缠足的小玩偶?”

外交场合中的黄蕙兰外交场合中的黄蕙兰

然而日月流逝,黄蕙兰与顾维钧的隔膜却越来越深。她敬佩顾维钧的才华,但他缺少温柔和亲切的天赋。“他对我不是很亲热,而是常常心不在焉,有时令人讨厌。他最关心的是中国,为国家效命。”一次外交活动后,法国外交官钻到她的车子里,坐在她与顾维钧的中间,伸手摸她。她斥其“住手!”而顾维钧只在考虑他自己的事,竟全然不知!黄蕙兰觉得委屈、寒心,最终两人各奔东西。黄蕙兰晚年隐居在纽约曼哈顿,靠父亲留给她的50万美金的利息养老,1993年12月病逝于百岁寿辰当日。

顾维钧 黄蕙兰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互动百科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