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下载APP

慈禧去世,为何摄政王载沣依旧斗不过袁世凯

6028阅读清風明月逍遥客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11月,光绪与西太后同时病危。西太后在福昌殿病榻前,召见了军机大臣载沣、张之洞和世续等人,商议立嗣。慈禧之意是立三岁的溥仪为帝,由其生父载沣为监国摄政王。12月2日,溥仪在太和殿即位,由光绪皇后隆裕太后和载沣摄政,第二年改年号为“宣统”,

尽管改玄更张、除旧布新是当时的历史潮流,清王朝的命运面临一次历史改变。青春鼎盛的载沣非常嫉恨袁世凯,把驱袁作为当时第一要紧的事情。

驱袁是第一要务

驱袁是第一要务

慈禧太后去世后,皇权的威严有所下降。在时任监国摄政王的载沣看来,奕劻和袁世凯对政治权威和大清君权构成了严重威胁。众多图谋在新朝跻身高位的宗室亲贵,如善耆、载泽等也视位高权重的庆亲王奕劻为眼中钉、权柄煊赫的袁世凯为肉中刺,无不欲除之而后快。

奕劻为人贪鄙,但因其在中枢历练几十年,又被加恩为世袭罔替的庆亲王,在宗室中威望颇高,在朝臣中的分量奇重,不是小字辈亲贵能轻易动得了的。

袁世凯在年轻亲贵看来不过是大清的奴仆,地位较之奕劻轻微得多。康有为、梁启超称袁世凯当年背弃光绪皇帝致使其被囚禁瀛台,多年郁郁寡欢后英年早逝,也让袁世凯的形象极为不堪。

新朝亲贵和同情光绪皇帝的一众臣僚非常嫉恨袁世凯,把驱袁作为当时第一要紧的事情。一场意在清除奕劻、袁世凯,巩固监国摄政王地位,重新分配政治权力的斗争悄然展开。

率先发难的是御史赵启霖、江春霖、赵炳麟等。赵启霖曾经因弹劾段芝贵献妓女杨翠喜给载振,得罪了奕劻和袁世凯,被慈禧太后革职,后来得到社会声援而获复职。三位御史纷纷上奏折,参劾袁世凯。

此时的袁世凯也因为一系列政策纷争,给他人造成可乘之机。

袁世凯自上任外务部尚书后,着意交好欧美,抵制日俄两国对中国东北地区利权的侵占。他筹划这些举措时,既很少与朝中其他军机大臣商议,又不向朝廷请示,这就难免触了载沣的逆鳞。

1908年12月10日,袁世凯将中美互派大使问题提交朝廷讨论,在政府内部引发激烈冲突。加上袁世凯错判美国对日外交态度,与美德两国达成中美德同盟的倡议破产,引发朝臣的抨击和日俄两国驻华公使的责难,陷入政治困境,一时间进退维谷。

1909年1月1日,袁世凯又因财政清理问题,触怒时任度支部尚书的满族亲贵载泽。

在财政清理问题上,袁世凯反对载泽集中财政权于度支部的主张,并联合军机大臣世续绕过载泽向载沣提出建议,主张给予各省督抚必要的财政权。

袁世凯的主张和行为不仅引发亲贵们的不满,也加剧了载沣的厌恶。

袁世凯闻风避逃天津

袁世凯闻风避逃天津

1月2日,御史赵炳麟、给事中陈田上奏折弹劾袁世凯,称其“机械变诈,善构骨肉”,“包藏祸心,罔知大义”,“揽权独工,冒进无等”,“久握军符,恃兵而骄”,“入议官制,气凌朝贵,动摇枢臣,颇有唐时藩镇朱温入朝之风”,政治攻击不留余地。

载沣从御史的奏折中找到借口,决定利用有利时机除掉袁世凯。这当然不是容易的事情,要动袁世凯,除了要有杀伐决断的魄力,还得要有过关斩将的本领。

载沣刚刚拟好除袁上谕,称其“跋扈不臣,万难姑容”,准备夺去袁世凯的官职头衔,将其看管起来以便处置,便不得不面对朝廷重臣和外国驻华公使的反对。久在中枢、领衔军机首席的奕劻,老成持重的世续,位高望隆的张之洞等朝廷重臣都不赞成除掉袁世凯。

世续一面劝阻载沣,一面通风报信,使袁世凯闻风逃至天津盐商何颐臣住处。张之洞声称两宫大行,必须维持一个安定局面,袁世凯长期统领军队,朝臣中党羽众多,新朝需要稳定才能应付艰难时局,不应再诛戮大臣增添是非。

况且,袁世凯在1906年即已辞去所兼各差,将第一、三、五、六镇新军交给陆军部。1907年,袁世凯又被明升暗降调离北洋军,任军机大臣兼外务部尚书。可以说袁世凯大权已去,不会对朝廷构成威胁,只要不逼迫过甚就不会挑头反对。

袁世凯逃到天津后,时任英国驻华公使的朱尔典亲自出面为袁世凯说情,并向袁世凯作出保证其生命安全的承诺。同时袁世凯具折上奏,以“足疾”为由不再参与军机处和外务部事务。

驻扎保定的北洋将领段祺瑞鼓动南苑兵丁闹事,准备以平定“南苑兵变”为名进京,虽然事件很快被平息,却震慑了朝廷。

面对朝廷内外的反对和北洋新军的威胁,载沣犹疑不决,最终不得不借着袁世凯的“足疾”找台阶下。同日,载沣以宣统皇帝名义颁布上谕,称袁世凯患有足疾,步履维艰难胜职任,著即开缺回籍养疴,以示朝廷体恤大臣的至意。

袁世凯就这样安全脱险,暂时远离权力中枢。

排挤袁党占上风

排挤袁党占上风

袁世凯的去职,是双方为保持时局稳定而做的妥协。除袁派达到把袁世凯从中枢排除出去的目的,保袁派也实现保住袁世凯性命的初衷,双方的较量自然而然进入到下一个环节。

对载沣来说,除了加强监视在河南彰德洹上村伺机而动的袁世凯,便是逐渐剪除他在朝中的党羽,收拢分散的权力。

时任邮传部尚书的陈璧和北洋系关系密切,第一个遭受抨击。御史谢远涵上奏折弹劾陈璧,称其虚糜国帑并且徇私纳贿。载沣大怒,召开军机大臣会议,意图先将陈璧革职,再严厉惩处,遭到几位军机大陈璧像臣的劝阻,不得不同意先行查办。

1月14日,载沣以宣统皇帝名义发布上谕,称有人具奏陈璧虚糜国帑,著派大学士孙家鼐、那桐秉公查办,据实具奏,不得隐晦。

陈璧知道载沣不满自己办理陵工不利、大肆卖缺卖差,再加上与袁世凯关系亲近,一旦查实落下证据,后果不堪想象。于是伙同若干属员篡改往来账目以消除痕迹。孙家鼐、那桐等前去检查邮传部,找不到多少证据,只得以铁路局局务人员薪水过高的理由坐实“虚糜国帑”。

2月6日,载沣只得据孙家鼐、那桐所奏,将陈璧交部议查处,两日后将其革职。陈璧去职后,唐绍仪、严修、杨士琦、蔡乃煌、冯汝骙、朱家宝等袁世凯党羽也遭受排挤。

一时间风声鹤唳,朝廷上下诸多袁党都惊慌不安,不知道哪天就轮到自己头上。面对政治倾轧,许多人纷纷设法自保,不甘心束手待毙。

时任直隶总督的杨士骧表面上迅速地划清界限,拒绝会见袁世凯以撇清关系,同时贿赂张翼,求他在醇亲王府上下疏通求情。为了迎合大权在握的载沣,杨士骧率先在直隶清理财政,上奏折大谈剔除中饱私囊的官吏,节省用度体恤民间疾苦,很是识时务。

载沣将杨士骧作为典型,一面批示所奏均符合朝廷轸念民艰的本意,不愧为封疆大吏的领袖,一面在召见时大加褒奖,称他办事切实,以后应当更加勤奋,尤其加强实施宪政以继续做各省的楷模。杨士骧不久因病去世,被追赠太子少保衔。

徐世昌是袁世凯的密友和死党,更为不安,只得以身体抱恙为由请求开缺。载沣本来想借机把徐世昌拿下,但又不是很有把握。在军机大臣世续、鹿传霖的劝说下,载沣暂时以东三省事情紧要为由回绝了徐世昌的请求,让其继续留在东三省总督的位子上。

徐世昌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仍感觉不安,于是再次上折请求内调,把自己放在载沣的眼皮底下,以示自己心中别无二主。恰好陈璧被载沣革职,邮传部尚书的位子空了出来,徐世昌得以因祸得福,进入邮传部。

载沣非常满意徐世昌的顺服乖巧,先给了他邮传部尚书的位子,后又加了协办大学士的头衔,更让他进入军机处,可谓是荣宠有加,大有视为心腹的架势。

抓了虾兵蟹将,下一步自然是抓大鱼,这条大鱼就是一直以来被视为袁世凯后台的奕劻,然而事情却不那么简单。

御史江春霖等人推倒一众袁党后,火力大开,将炮口对准位高权重的奕劻。

江春霖向载沣上密折称袁世凯虽去,奕劻继续留在中央,为祸还很大。御史赵炳麟也不甘人后,上奏折称袁世凯虽然被罢免,但是他的党众内有奕劻作为照应,外有直隶总督杨士骧接济财源,万一朝廷偶有疏虞,将被他们乘机要挟。主张将杨士骧从直隶总督上调离,断绝袁世凯的经济来源。

载沣召见赵炳麟时,赵炳麟建议宣布光绪皇帝诛杀袁世凯的手诏,明正其罪行,罢黜袁世凯以靖内奸,并且任命张之洞为独相,启用岑春煊掌管禁卫军,同时任用康梁等立宪党人为皇帝老师及摄政王顾问,实行立宪,收拢天下人心。

载沣对赵炳麟的建议有所顾虑,未加采纳。张之洞明确反对罢免奕劻,认为奕劻为人持重,应该加以信任,以安抚宗室。于是载沣只能作罢,另待时机。

至此,一场以御史弹劾袁世凯开始,意在清除庆袁势力的政治斗争,终以袁世凯养疴离职,党羽暂时离散,奕劻不动如山告结。

投鼠忌器终失败

投鼠忌器终失败

为什么奕劻能在数次政争中岿然不动,而载沣意图排除的图谋只能草草收尾?

奕劻作为宗室亲王,久在中枢,位高权重,一定程度被视为清宗室的象征,一旦对其采取措施,难免宗室震动权臣不安。

奕劻在朝廷历练多年,而且是军机大臣领班,外交事务参与颇多,外国人对其有相当地好感。他的行政能力在宗室中无人能够望其项背。

而且,奕劻经过多年的政治经营,党徒甚多,树大根深,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连根拔起,即使是慈禧太后在晚年有惩戒他的想法,也因为顾忌太多而放弃。载沣不得不两害取其轻,继续任用奕劻以抵制其他跃跃欲试的亲贵和虎视眈眈的隆裕太后。

袁世凯在官场经营甚久,更亲手编练了大清朝军力最强的北洋六镇,党羽遍及军政商学各界,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等对其非常欣赏。宽厚有余魄力不足的载沣不得不投鼠忌器。

内有奕劻的阻挠,外有北洋六镇近在卧榻之侧的威胁和英美公使的警告,载沣纵有想法也只能徒唤奈何,坐视袁世凯优哉游哉。

纵观历史,慈禧死后,清廷内部皇族各派系斗阵激烈,失去了慈禧老佛爷的专断专行,决策能力大幅度下降,对大情况肯定是把握不住的。所以,载沣根本就除不掉袁世凯,即使他侥幸通过什么暗杀的手段除掉了袁世凯,又会马上出现一个李世凯,王世凯,张世凯,最终,改变不了历史的走向。

慈禧 摄政王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百科解密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