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下载APP

她潜伏在《红楼梦》中担负着重要任务,却被高鹗写丢了

9795阅读淘历史

娇杏的人生故事,是由很多“恰好”组成的。

贾雨村恰好来甄府做客的那天,恰好严老爷也来了,甄士隐连忙撇下他去迎接,在书房里百无聊赖的贾雨村,只好翻书看;

娇杏恰好来到书房窗外,又恰好咳嗽了两声。

她潜伏在《红楼梦》中担负着重要任务,却被高鹗写丢了

贾雨村往窗外一看,恰好看到了她:夏日,窗前,正在撷花的少女。落在书生贾雨村眼中,就是一幅清凉养眼的画卷。

娇杏不是一等一的漂亮姑娘,但却有一种罕见的“高级美”,书里说:“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明。长相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

曹雪芹写人真是绝了,不落实处,只用“仪容不俗,眉目清明”这八个字写意,让人眼前一亮,又颇引人遐想,到底是个怎样特别的姑娘,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美而俗者众矣,但虽无十分姿色,却自有一种卓然不俗的气质的女生,在任何时代都是稀缺。不怪“雨村不觉看的呆了。”

换句话说:虽是小配角,却长了一张大女主的脸。

娇杏一见是陌生男人,慌忙闪避。即便躲闪,慌乱之间也很清晰地思辨分析了一番,单看这段内心独白,便知这姑娘真是当得“不俗”二字,逻辑、条理、直觉都相当好。

她是这样想的:这人长得这么爷们儿,穿戴却又如此屌丝,可能就是我们老爷总想资助的贾雨村了。嗯,我们家没有这样的穷亲戚,一定是他。看那气场,的确将来不是一般银儿。

她潜伏在《红楼梦》中担负着重要任务,却被高鹗写丢了

抛开人品不谈,贾雨村还是挺有男人魅力的。俗语说“宁生穷命莫生穷相”,贾雨村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剑眉星眼,直鼻权腮,堪称相貌堂堂,是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祁同伟那一挂。

发现没有?这两人是有共同点的:此刻虽然都还处在社会底层,但论外表和资质都是屈身在槽枥之间的骏马。平心而论,真的挺般配。

娇杏边走又边回头看了两次,恰好看了贾雨村三次。想小红初见贾芸,一听说是本家爷们儿,便下死眼盯了两眼,潜意识里已经有了目标和想法。而娇杏,她没有想那么多,她频频回头看他,只是单单出于好奇和一点点欣赏好感——在她这里,也就到此为止了。

然而恰是这三次回眸,激发出了雨村彪悍的想象力,让怀才不遇的人心头升起一股柔情。“没有阳光的时候,以阳光的幻想度日”,他一厢情愿认她做了自己落难时的红颜知己,接下来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中秋之夜,他对月吟诗,抒发自己对娇杏的思念之情:“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这还不是张生崔莺莺的《西厢记》,只是一个穷秀才暗恋别人家小丫鬟的故事,应该起名叫“未发生”,因为他们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切都是贾雨村给自己加的内心戏。

情感没有贵贱之分,这段相识于微时的暗恋没有半点低廉做作,反而因为淡淡的苦涩充满了小清新式的怅然美感。单把这段故事择出来看,贾雨村虽然囿于自身当时的窘迫与清高,没有求亲表白,但他对娇杏,那是真走过心用过情的。如果拍成短剧,背景音乐应该配《凉凉》:

入夜渐微凉

繁花落地成霜

你在远方眺望

耗尽所有暮光

不思量

自难相忘

夭夭桃花凉

前世你怎舍下

这一海心茫茫

还故作不痛

不痒不牵强

都是假象

凉凉夜色

为你思念成河

......

如果这个故事,真的像《西厢记》那样大团圆结尾就太俗了。真实情况是秀才后来上京赶考高中,明媒正娶了一房太太,从此走上功成名就幸福美满的人生巅峰,当初他暗恋的姑娘已渐渐淡忘。

丫鬟所伺候的主人家却屡遭变故,她开始跟着颠沛流离。先是小姐被拐,再是家宅火灾,无家可归之后寄宿于女主人娘家,仅剩的一点家底儿也被倒腾光了,男主人悬崖撒手跟着跛足道人一走了之。她对女主人不离不弃,相依为命,靠做针线活儿度日,对于曾经的秀才暗恋过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

他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

2

几年后的娇杏上街,恰好知府大人的轿子路过,互相打了个照面,她觉得有点眼熟,也没放在心上。

哪知,这不以为意的一瞬,竟然是她命运的一次大转折。轿子里的人,是贾雨村。

当年娇杏的三次回眸如惊鸿一瞥,成了贾雨村人生晦暗记忆中的一抹亮色。就算几年后,他红袍加身,坐在大轿子里招摇过市,也能在匆匆一瞥的须臾之间,将娇杏从人流里辨认出来,可见的确是有几分刻骨铭心。

此时的背景音乐不该响起王菲的那首《传奇》吗?“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无法忘记你容颜,梦想着总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不再孤单思念。”

还等什么呢,他如今不再是卑微的暗恋者,已有资格说要她。贾雨村是个有决断、行动力相当强的男人,娇杏次晚就被一顶小轿抬进了洞房,懵懵懂懂做了知府老爷的二夫人。曹雪芹写,在街上重逢的那天娇杏正在买线,分明是在调侃他们二人“千里姻缘一线牵”。

最美好的初见是什么?是“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最美好的重逢是什么? 是“悠悠岁月漫长,怎能浪费时光”,这一次既然又恰好遇到,我决计不再错过你。

他势必会好好疼她。贾雨村是个里外分得很清的利己主义者,对别人狠,对自己人却很周到。

娇杏很得宠,过门一年后,就生了孩子,恰好是个儿子,算是立了大功。

又过了半年,正室恰好忽然染病去世,雨村就将她扶了正。

这一切的恰好,成就了娇杏的好运人生。在短短两年不到,就完成了社会阶层三级跨越,从一个没落人家的下人,先变成了知府大人的二房,再变成如假包换的知府夫人。

所以,娇杏名字的谐音是“侥幸”,她的运气简直不要太好,堪比灰姑娘辛德瑞拉。

谁能料到,这一切的开端,皆源于那个带着八卦意味的回眸呢?连曹雪芹都要感叹: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

这感叹是意味深长的,要知道,娇杏伺候的甄家小姐英莲(应怜),此刻已经被拐被凌辱,沦为纨绔子弟薛蟠的受气小妾香菱。

命运就是这么任性霸道啊,额外赠给一些人什么,就必定要从另一些人手中抢走一些什么。

3

娇杏后来没有再出现过,就像童话故事里说的那样:她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虽然贾雨村也曾遭贬谪过,但还是先将她送回原籍安排妥当,自己才出去混江湖。作为贾雨村的女眷,她衣食无忧,比之从前做女奴还是好多了。

然后这个人物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好像她出场就是为了告诉大家干得好不如嫁得好,随便一回头就能撩到金龟婿的,她是来专业招人恨的。

不会吧,怎么可能这么肤浅。

按曹雪芹惯用的草蛇灰线的手法,他应该是布了一盘很大的局,只是他没来得及下完。

她潜伏在《红楼梦》中担负着重要任务,却被高鹗写丢了

知道英莲下落的,只有贾雨村,另外一个知情人,已被他发配充军;

甄家夫人如果要找回女儿,只能从贾雨村处打开缺口;

而连接甄家和贾雨村之间的关键人物,只有娇杏。

其实从第八十回开始,命运已经开始将英莲也就是后来的香菱,一点点推送着走向回家的路。自从薛蟠的正室夏金桂进门后,香菱被欺侮凌辱得没有立锥之地,是宝钗收留了她。而宝钗以后嫁给宝玉,香菱也应该跟在身边。

别忘了,贾雨村与宝玉是时常要见见面的。

西方有句谚语讲过“找人规律”:如果你想找到一个人,中间转折不会超过六个人。

按照这样的概率,不妨做一个大胆的推测:宝玉婚后,宝钗作为女眷与雨村夫人有了一些来往,在一个偶然的场合,娇杏看到了宝钗身边伺候的香菱,后者眉间的胭脂记让她一眼认出了这就是当年被拐走的小姐——这才是老曹让香菱长胭脂记的用意,他不会有一笔闲文,让这胎记白长。

她潜伏在《红楼梦》中担负着重要任务,却被高鹗写丢了

许多谜底据此揭开,书一开始贾雨村出场,就写了两句诗:“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恰好暗含红楼两大女主名字:黛玉,宝钗。贾雨村表字时飞,这后一句分明是暗示宝钗与贾雨村有过直接或间接的交集,很大可能与香菱有关。

每一个节点上的人物都不应该忽略,回头再看看,老曹这是下了一盘多大的棋。这才是他的用意,之所以让娇杏一次又一次的“恰好”,“侥幸”留在贾雨村身边当太太,无非就是要让她担负一个这样的任务:送香菱回到母亲身边去。

仿佛是要必须给读者们一个交代,甄士隐一家善良敦厚,不应该让他们一惨到底骨肉永生分离,这么写太不人道。香菱的判词是“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很可能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才得以返乡。

可惜,后四十回遗失不见(或没有写完),高鹗的续书中把娇杏写丢了。而作为读者,我们仍然愿意怀着美好的愿望相信,娇杏良知未泯有情有义,不会像贾雨村那样精明冷酷忘恩负义,她一定会善待香菱,替丈夫赎罪消孽,亲手护送她回到母亲的怀中。

毕竟,曹雪芹不会平白无故地去赞谁“仪容不俗,眉目清明”,正是娇杏身上所自备的这一点不俗清明的人设,成为香菱黑暗世界里的一点微光,照亮了她最后一段回家的路。

红楼梦 娇杏 香菱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百科解密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