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下载APP

输给了命运的李纨,赢在哪里?所有姑娘都该看一看

11036阅读淘历史

有句话说李纨:“沉静,从容,却也沧桑”,极准。这句话也可反过来说:沧桑难免,贵在从容。

所以亦舒才有一句名言:女人活着,姿态最最重要。

李纨青春守寡,不曾再嫁,是荣国府的一座人形贞节牌坊。 “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这话说得!不知道是夸还是讽,是说她贞洁自持,能饱暖不思淫欲呢?还是在嘲讽她掐灭人伦,心甘情愿做个清心寡欲的活死人?

罗素曾说:“一切过于自制的道德家,都是自恋狂”,曹公似有此意。他对李纨的态度,很能体现人性的幽微复杂,一写到李纨,他那轻易不出恶语的笔底,总掩不住一股酸溜溜的味道。李纨判词的最后一句是“枉与他人作笑谈”,乍看仿佛是表达人生虚空,再品又觉得有点儿不对劲,隐约透着一丝幸灾乐祸。

李纨和宝玉代表着荣国府贾政一脉的两房宗室,在前八十回里,二爷占尽风头,大奶奶退守一隅。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后四十回,他们恰调了一个个儿,宝玉潦倒不堪,李纨则凤冠霞帔扬眉吐气,因为她儿子争气。

宝玉与李纨之间,后来应该还另有一段不太愉快的故事,虽说族人之间的矛盾不外是亲情与利益混合的一笔糊涂账,但是李纨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让曹雪芹如此刻薄?难道,真的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两府里的三个妯娌,性格各有千秋,都很不简单。凤姐精明火辣不让人,天下人都被她算计了去;尤氏风趣开朗又随和通达,算是个绵善人,但逼急了也会绵里藏针;和她们一比,寡居的李纨显得清汤寡水无作为,外表柔弱还总是做好人,人送外号“大菩萨”

——纯粹教养使然,其实李纨是个极有头脑的人。一路做弱者只配得到同情,被看笑话的人通常都有两把刷子。反复读红楼,会读出李纨温良恭俭之下的韬略与清醒,甚至柔中带刚的傲气。

李纨,其实是一个很有姿态的人。

输给了命运的李纨,赢在哪里?所有姑娘都该看一看

如果贾珠活着,荣国府的家当仁不让应该让李纨来当,谁知天地不仁,贾珠完成了他传宗接代的任务就去向阎王交差了。囿于身份,李纨只得退居幕后,让位给高调泼辣的凤姐。

房里本来还有两个小妾,贾珠死后,她们各种不自在。她知道她们的不甘心:正房奶奶守寡是天经地义,我们凭什么呀?强扭的瓜不甜,她放生了她们,打开笼子让她们飞,留她自个儿守着。

没了男人撑腰,又失了左膀右臂,最亲的人是贾兰,但他还是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娘家是名门吧,但按规矩嫁出去的女儿就是外人了,连迎春被孙绍组打成那样贾家都没人出面,李纨的娘家自然也不好来过问她的生活。这么多理由在手,李纨大可理直气壮地顾影自怜,没人说不应该。贾府又是厚道的大户人家,不会无故苛待她,好吃好喝地养着让她等死,这一辈子大约就是这样了。

不过,总得给她找点事儿做吧?荣国府的长辈们给她安排了一份没责任也没压力的工作:照看小叔子小姑子们。李纨没推脱,愉快接受了。

这就是李纨的大家气派:如果厄运选中的是我,我就全盘接受吧。不因死了丈夫便成天把哀怨挂在脸上惹人烦,明了生活还要继续,便用了一种顺应又积极的态度,来应对长日寂寞的寡居生活。

输给了命运的李纨,赢在哪里?所有姑娘都该看一看

第37回,宝玉和众姐妹商量着要起海棠社,李纨马上兴奋地自荐掌坛,还兴冲冲替宝钗起了“蘅芜君”的雅号。又考虑到迎春、惜春和她一样,也不会作诗,便让她俩当诗社副社长,一个管出题,一个管誊录,不让一个人因没事干而失落。知人善任使得各得其所,皆大欢喜,活动办得热热闹闹,充分展示了李纨的组织能力和大局观念。

她当评委评诗,非常有主见,当宝玉说她评得不公时,她霸气地回到:“原是依我评论,不与你们相干,再有多说者必罚。”虽是玩笑,却口齿锋利,哪里像出自一个素以绵善著称的女子之口?

让宝玉去栊翠庵讨红梅,她不假辞色地说“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口气直接得让人诧异。李纨与妙玉井水不犯河水,不会有实质过节。她看不惯对方,实乃一个心气极高的人对另一个心气也高的人的一种下意识的排斥。

这两次令人跳戏的大白话,都是李纨在主持诗社期间脱口而出的,当看做是人在兴头上时失控忘形的本性流露,而她平日的委婉,不过是为情势所迫隐藏了锋芒而已。

李纨自谦说不会作诗,但是每次评诗都能说得头头是道;几个美眉联诗联得刹不住车时,是李纨及时吟出一句才收了口;元春省亲之夜大家奉谕写诗,李纨竟也能凑出“绿裁歌扇迷芳草,红衬湘裙舞落梅” 这样绮丽动感的句子。她儿子贾兰读书写诗很开窍,应该与她的优良基因不无关系。

通常来说,与一个寡妇相处,人是会有压力的,不知道哪句无心之语会触到她的伤痛,哪个细枝末节会引燃她的黯然,因为顾忌和悲悯,在她面前很难不小心翼翼。李纨的不凡之处在于,她不露痕迹地跨越了这个障碍,与周遭以寻常心互对。

掣花签时,几个未嫁的姑娘互相打趣,说什么“必得贵婿”之类的,还把李纨也拉进来:“大嫂子顺手给他一下子。”

在一个无法再嫁的年轻寡妇面前谈关乎婚配的事,已经有失厚道。但是大家没有意识到,李纨也不在乎:“人家不得贵婿反挨打,我也不忍的。”这种超然的气度与幽默,让人高看她一眼。

所以,贾兰后来的优秀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他有一个很强大的母亲。

输给了命运的李纨,赢在哪里?所有姑娘都该看一看

概括李纨这一生,寥寥数语却无尽悲辛:青春年华守寡,隐忍独育幼儿;终有翻身一日,哪料老来丧子。“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这句话简直就是为李纨量身打造的。从青丝到白头,在表面热络实则各自为政的荣国府,李纨怎样将这一寸寸的光阴独力捱过,又怎样面对痛不欲生的结局,将心比心,不寒而栗。

第七回,周瑞家的给各处送宫花,李纨因为身份特殊没有资格领受,但是曹雪芹还是给她安排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镜头。这一路走来,接花的人基本上都在享受生活,迎春与探春在下棋,惜春在与智能玩耍,黛玉是在和宝玉玩九连环。唯独路过李纨的院子时,玻璃窗内,李纨歪在炕上睡觉。周瑞家的从她后窗走过,又进入了凤姐的院子。一墙之隔,凤姐与贾琏大白天的正在享受鱼水之欢。这种参差对照的写法,让枯寂与甜蜜的人生对比异常强烈。

和李纨一样在睡觉的,只有凤姐的女儿巧姐儿。多么讽刺,她必须无事可做。年轻人的生活她参与不进去,和她同龄的呢,都是有枝可依。让人不禁联想到,她的夜晚也许是孤枕难眠,所以才白天困倦需要补觉;也正可以解释,为什么她对小叔子小姑子们的社团活动那么有兴趣,那是因为她有必须要打发掉的芳华。

她住在大观园的稻香村,一处纸窗木榻刻意简朴的处所,却隐隐透出几分卧薪尝胆的意思。正是在这里,贾兰在她的悉心教导之下,日渐长大,懂事也孤傲。二十二回合家夜宴,贾兰因为贾政没叫他便不肯来,李纨也不勉强,贾政问起时,李纨站起身,笑盈盈据实告知,这对母子仿佛已经达成一种默契。

如果那天贾政没有注意到贾兰缺席,李纨的涵养决定了她绝不会说什么,不过在心里会更多一份清醒,知道今后唯有他们自己才是自己的指靠。她掣的花签上,那一枝题着“霜晓寒姿”的老梅,已经很能点明实质:这对母子根本不需要同情,他们隐忍图强的姿态令人肃然起敬。

输给了命运的李纨,赢在哪里?所有姑娘都该看一看

然而,再坚强的人都会有泄露脆弱的一刹那。第39回,李纨揽着平儿吃酒,闲谈之间,对凤姐拥有平儿这个帮手流露出各种羡慕嫉妒恨,言语都有挑拨之嫌了。她又流泪提到当初贾珠死后打发走的两个小妾:“若有一个守得住,我倒有个臂膀。”这是实话,如果有个平儿这样的好帮手,哪能轮到凤姐如此张狂?她在这个府里又何至于活得如此边缘化?

一向矜持的李纨怎么会突然失态?原因有二:一是她吃螃蟹时喝了点黄酒,酒精让脑子失去平日的克制理性;二是她那一阵子不是在张罗诗社么?诗社里无拘无束的快乐生活让她释放了压抑许久的天性,看世界的眼神诗化了,真心话便冲动而出。

但是,听众们的表现却令人寒心,大家说:“又何必伤心,不如散了倒好。”然后就洗了手各自走开。在场大多都是未婚的少年男女,未经世事风雨的他们,恐怕无法完全体会到李纨的不易,所以,李纨的哭诉在他们眼里似有煞风景之嫌。

当赵姨娘抱怨自己在屋里熬油似的熬着时,猥琐如马道婆尚会说“等环哥儿大了,谋个一官半职”这样的宽慰之语,真是“我们只有经历苦难,才懂得安慰他人。”,有点人生经验还是好,会让人学会共情。

有一两个懂事的,比如平儿与宝钗,她们竟然也保持着沉默,大概自认对李纨的困境无能为力,倒不如回避的好,所以便装聋作哑不接话。其实李纨哪里是有什么奢求?她不过是想要几只倾听的耳朵,或者借她痛哭一场的肩膀,甚至贪心一点——有一双陪她流泪的眼睛。可惜,她们辜负了她珍贵的袒露,纵然李纨的反常让他们猝不及防,可她们的冷漠又何尝不是一种残忍?

当众人漠然散场弃她而去,想象那一刻李纨的表情,应该是讪讪地收住眼泪,嘴角泛起一抹自嘲而苍凉的笑才对吧?

从此之后,任何时间任何场合,她都不再流露过一丝一毫的脆弱与张皇,永远素衣素面,得体娴雅,不争长短,受人尊敬。对于一个骨子里傲气又明理的大家闺秀而言,冷遇尴尬一次就够,她不是祥林嫂,不会再自讨没趣。之后的漫长岁月里,就算命运不仁,用夺走贾兰再次重创她,至少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她努力活好了自己。

这就是李纨,她输在命运,赢在姿态。

红楼梦 李纨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百科解密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