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下载APP

排队枪毙时代的欧洲军队标杆:18世纪的普鲁士步兵团

6357阅读冷兵器研究所

腓特烈时期普鲁士军队的最核心组织,就是步兵团。一个步兵团大致由1700人组成,其中包括1400名士兵、50名军官、160名士官、40名乐手,十几名医药护理人员,以及一个人事部门(包括书记、会计、救济品分发员、审计员和教务长等)。

一个团由两个相等力量的营组成。一个营有行政编制和战术编制两种编制。行政编制指的是和平时期方便管理时营的组织方法。一个营由六个连组成(五个火枪连和一个掷弹兵连)。一个连中有一个上尉、一个中尉、一两个下尉、一个准尉和最多十六个士官(根据1768年法令增加到了四十名)。在西里西亚战争与七年战争中,普鲁士一个步兵连一直保持114人的规模(38人一行,共三行)。除此之外还有辅助兵。辅助兵有时包括以前在军中服役的老兵,他们被市区招募系统的招募官编排到军队里面作后备人员。

排队枪毙时代的欧洲军队标杆:18世纪的普鲁士步兵团

▲ 普鲁士步兵的基本战术单位

再说营的战术编制。每个营在战时会分成四个分营,每个分营有两个排,总计八个排。每个排每行二十四人左右(第六和第七排是每行二十三人)。由少校指定士官和军官到特定的排里面去,上尉指挥奇数排,中尉指挥偶数排。

排队枪毙时代的欧洲军队标杆:18世纪的普鲁士步兵团

▲ 普鲁士步兵第二团士兵

另外,腓特烈大帝还倾向于把强力而具有攻击性的军事单位集中在一起使用。这种军事单位就是一个团里面固有的两个掷弹兵连。在阅兵或战争前,团里的两个掷弹兵连会被分离出来,与其他团的另外两个掷弹兵连合并,组成一个掷弹兵营,总计700名军官与士兵。与火枪兵营不一样,掷弹兵营的战术编制与行政编制是一致的,一个掷弹兵连就相当于一个分营,因此也就省了转化的麻烦。但这又造成了其他的问题。因为掷弹兵营是由团属单位中分离出来组成的,而当战场上掷弹兵营全军覆没时(时有发生,考虑到他们担任的重要突击任务也不足为奇),一个团的再集结就会出现问题。更不用说掷弹兵在战场上消耗得很快,很多时候要把好几个掷弹兵营的残余兵力集合在一起组成“联合掷弹兵营”继续作战。

排队枪毙时代的欧洲军队标杆:18世纪的普鲁士步兵团

虽然大多数人都有掷弹兵一米八以上的印象,但普鲁士的掷弹兵实际上倾向于身材矮小。作为弥补,掷弹兵都是些“值得信赖且身体健硕的人”,“正值壮年,能长途行军”。普鲁士对掷弹兵的仪表也有特殊的要求:不能显得柔弱,要有威武的外观,黝黑的皮肤,黑发配上浓密的胡须,不能显得太随和,要不苟言笑。掷弹兵的高帽十分与众不同。这种帽子是掷弹兵在17世纪时发展出来的黄铜前沿高帽——那个时候他们是真的需要丢炸弹,而帽子必须确保不被举起的双臂给弄掉(三角帽或二角帽显然不行)。另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是行军乐,掷弹兵的行军乐只有吹奏乐和鼓乐两种。鼓手会轮流敲击鼓面和木制边缘,奏出抑扬顿挫的音乐。

因为掷弹兵平常都隶属于各个团,在战时才组合起来,因此对腓特烈大帝来说,为掷弹兵营找到合适的指挥官总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于是他决定创造第二种类型的掷弹兵——长期[常设]掷弹兵营。显然这是独立于团而存在的常备掷弹兵营单位。在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期间,腓特烈创造了两个这样的掷弹兵营,在战争结束后又创造了四个。长期[常设]掷弹兵营包括六个连,和平时期驻扎在要塞里。

排队枪毙时代的欧洲军队标杆:18世纪的普鲁士步兵团

▲ 近卫掷弹兵

掷弹兵毫无疑问是勇敢的战士,但他们无论是在数量、训练还是社会特权上面都比不过近卫军。近卫军的核心是为数一千人的近卫军第一步兵营,由腓特烈大帝在1740年以他父亲的近卫团为前身转化而来。在外观上,他们的显著特征是帽子上缀有白羽毛,外套前饰有黄金。虽然黄金能体现出其地位的尊贵,但花费还是太大了,所以两年后近卫军更换了新外套。旧的外套甚至可以卖到二十泰勒一件。

近卫军拥有诸多特权,但他们的日常职务却很少,因此引起了其他士兵的敌视。但在阅兵中近卫军的表现确实是无与伦比的,整齐划一的动作,每步之间都保持相同的间隔,无论何时都给予旁观者强烈的震撼。近卫军还有第二和第三营以及一个平时在第六步兵团训练的近卫军掷弹兵营,这是在1740年为了纪念腓特烈·威廉一世的老掷弹兵而创立的(服饰与武器保持不变)。

另外,普鲁士军队里还有相当于轻步兵的燧发枪团。不过虽然是轻步兵,燧发枪兵也要像其他线列步兵一样靠大队排枪来增强杀伤威力。燧发枪兵一般都是从新吞并的领土里面招募而来的。根据腓特烈的看法,这些地方的人无论是忠诚心还是身材都不如博美拉尼亚与勃兰登堡人。除此之外,他在父亲那里也继承来了四个很好的燧发枪团,但腓特烈马上把他们转化成了线列步兵的形式。考虑到燧发枪兵较矮小的身材,腓特烈给他们配发了比较短的火枪,以及缩小版的掷弹兵黄铜前沿帽,这些帽子让他们在战役中显得威武可怖。

排队枪毙时代的欧洲军队标杆:18世纪的普鲁士步兵团

除了燧发枪兵,普鲁士军队里还有一支真正的轻步兵力量,那就是猎兵。猎兵要求头脑敏捷且精力充沛,有良好的作战技巧,而且必须对军队保持较高的忠诚度以应付独立作战(也就是说不会当逃兵)。就像当时的许多国家一样,腓特烈把这个工作交给他的林木工人与猎场看守人,这也就是“猎兵”名称的起源。

普鲁士猎兵的前身是1740年募集的六十名向导,他们的任务是进行侦察和引导军队通过地形复杂的地方。外观上,他们穿着绿色外套、皮制马甲和马裤,装备有大口径来复枪,枪身较短,但十分精准,而且制动能力很强,一枪就能放倒一头正在奔跑的野猪。猎兵可以远处狙击对方的步兵,但是在骑兵面前极其软弱,因为他们没有配备刺刀,而且装弹时间十分长(来复枪是线膛)。

排队枪毙时代的欧洲军队标杆:18世纪的普鲁士步兵团

▲ 普鲁士猎兵

1744年腓特烈建立了两个猎兵连,每连100人,普鲁士猎兵连正式在历史舞台上出现。在七年战争中最艰苦的时候,如1760年,猎兵的力量被加强了,扩充为800人的一个营。可惜普鲁士猎兵一直命途多舛。1760年10月,这一猎兵营在施潘道附近的开阔地上与哥萨克骑兵遭遇,几乎全军覆没。幸存者在来年冬天被组织为三个猎兵连,战后其中一个被解散,因此猎兵数量又降为300人。

巴伐利亚战争爆发时,普鲁士军队总计有六个猎兵连。因为种种原因猎兵在这场战争中表现很差劲,但腓特烈依然有扩建轻步兵军队的想法。1784年腓特烈建立了第一个猎兵团,由十个连组成。后来他又想要新增两个团,但却没有时间与精力去做这件事了。总而言之,腓特烈统治下的普鲁士从未有一支能与奥地利克罗地亚轻步兵匹敌的部队。最大的问题还是普鲁士本土兵源的缺乏,因为大量依赖雇佣兵而逃兵现象严重的军队(虽然就算是普鲁士人逃兵也不少)自然不会鼓励轻步兵这种灵活性和独立性极强的兵种。

排队枪毙时代的欧洲军队标杆:18世纪的普鲁士步兵团

由于轻步兵的缺乏,腓特烈提出的权宜之计便是组织自由营——从绿林土匪之流的人渣中募集雇佣兵。因为七年战争的到来,有三位外国雇佣军头子到柏林毛遂自荐。他们分别是巴列丁奈特的诺布尔中校、萨克森的迈尔中校以及荷兰的安祖利上校。这三位都在1756年8月18日获准建立他们自己的自由营,再算上卡尔班的一个营的话,七年战争开始时总计有四个营。之后自由营的数量还在继续增加,但他们低劣的战斗价值显而易见,用罗斯巴赫战役中抓到的法国战俘组成的拉潘营就是个很好的例子。1758年腓特烈抱怨道:“我们的自由营都是些软弱的逃兵组成的,他们连正面面对敌人都不敢。”情况在1759年11月变得更加恶劣,因为自由营唯一有能力的翁施将军在马克森被俘了。

欧洲 普鲁士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百科解密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