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下载APP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7064阅读冷兵器研究所

明治政府从1895年甲午战争结束之后,便以“三国干涉还辽”的屈辱为契机,号召全国民众展开“卧薪尝胆”式的疯狂战备。节节攀升的军费在巅峰的1898年甚至达到了政府年度预算支出的51%。在牺牲了无数国民生计的前提下,日军不仅完成了所谓的“十年整军计划”,更为了实现着天皇睦仁所谓“国家前程尚为辽远,望以赤诚来达到他日目标“的上谕而展开了一系列几近残酷的训练。以上情况最终引发了“八甲事件”。

八甲田山是位于日本本州岛东北部青森县境内的十余座复式火山的总称。由于纬度和海拔较高,冬季的八甲田山长绵积雪,直到今天除了滑雪爱好者外也鲜有人问津。但是1902年1月23日,组建仅四年的日军第八师团派出了由大尉福岛泰藏与神成文吉分别率领的两支步兵分队冒雪进山。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日本陆军最严重的灾害事件:八甲田山事件

这次高纬度极寒条件下的行军测验,出自于第八师团的首任师团长立见尚文之手。作为甲午战争从朝鲜半岛一路打到鞍山、牛庄的“甲午悍将”,本州岛中部三重县出身的立见尚文深感日军在冬季作战中的孱弱。接手以青森、秋田、山形三县的“关东雄兵”组成的第八师团之后,立见尚文决心将第八师团打造成一支未来可以驰骋中国东北战场的精锐之师。

立见尚文老家三重县虽然也有山脉险峰,冬季亦有大雪,但毕竟比邻太平洋,属于亚寒带气候,与八甲田山极端恶劣的自然条件有着本质上的差别。1月27日,以精干小分队形式自西向东横穿八甲田山脉的福岛泰藏所部38人除1人因为腿部负伤被送回外,系数安全抵达青森县城。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高仓健电影 八甲田山 (1977) 死了两百个日本兵的山难

而就在第八师团的高层弹冠相庆,自认演习任务即将圆满完成之际,在八甲田山脉的西侧,日军巡逻队却在军营外1公里处发现了一个早已冻饿而死但却依旧杵枪站立的军士,经核实这位伍长正是神成文吉所部的伍长—后藤房之助。

顺着被大雪掩埋到腹部的后藤房之助僵硬不倒的尸体,第八师团随即动员上万名士兵进山搜寻。但最终仅收容了随行的军官教导队负责人山口鋠少佐在内的11名幸存者,而包括神成文吉大尉在内的另外199人则全部遇难。如此可怕的非战斗减员,令日军此后长期视高纬度极寒地区作战为畏途。直到1932年才组织了第二次在该地冬季行军,圆满成功后还大肆宣称是“踏破魔山”。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日本国内为纪念“八甲田山雪中行军”而矗立的后藤房之助铜像

“八甲田事件”只是日军在备战过程中各种演习事故的冰山一角。之所以如此如此密集的展开高强度训练,完全是鉴于日俄陆军数量上空前悬殊的对比所造成的。日军虽然大肆扩充。但仅在远东地区俄国陆军便布署了172个营,兵力上对合计相当于156个营的日本一线地面部队仍具优势,何况通过西伯利亚铁路,总兵力高达207万人的沙俄帝国陆军还可以源源不断的获得增援。在武器装备也同样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日军只能乞灵于提高兵员素质。

由于联合舰队在甲午战争中的出色表现,日本海军一扫过去军费分配中“陆主海从”的颓势,有了充足的经费支持。日本海军舰政局长佐双左仲于1896年提出了与陆军并驾齐驱的“海军发展10年规划”。这一规划由于以新购6艘战列舰和6艘装甲巡洋舰为核心,因此又被称为“六六舰队”方案。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六六舰队”中的军舰

应该说,这份总计需要耗费2.13亿日元的方案在获得了满清政府大批赔款的日本政府看来并非完全不能接受。于是向来对海军颇为抠门的日本国会大笔一挥便批准了相关拨款,有了钱的日本海军随即像购物狂一般冲入国际军火市场。

“六六舰队”的主体是由铁甲舰进化而来的战列舰。1894年,为了筹备甲午战争,日本海军已经向英国泰晤士铁工所订购了性能压倒北洋水师“定远”、“镇远”的“富士”和“八岛”两舰。对于这两艘雄视东亚的巨舰,日本举国上下欣喜若狂,在天皇睦仁将“富士”号定为自己海上阅兵“御召舰”的同时,日本海军又向英国订购了4艘“富士”级的改进型—“敷岛”、“朝日”、“初濑”、“三笠”。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富士

作为人类战争科技所孕育出的钢铁猛兽,每一艘战列舰都是吞噬国家财政的饕餮。1901年就在英国著名造舰名家邓恩拿出了综合了多项连英国海军都未应用的新技术的“三笠”号图纸之时,日本海军突然发现自己的“金卡”已经刷爆了。

巨额的军费开支早已令日本政府的财政濒临崩溃。一再的增税更令日本工商业奄奄一息,加上受中国“义和团”运动所导致的出口疲软。日本政府已经无力再为海军购买相当于36万日本人年收入总合的“三笠”了。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今天依旧保存完好的“三笠”号战列舰

走投无路的日本海军大臣山本权兵卫只能去找自己的“前辈”西乡从道想办法。西乡从道主政海军时曾有一个颇为不雅的诨号—被称为“原来如此大臣”,指的是西乡对海军各项事务一窍不通,遇到技术问题往往要下属反复解释,才最终表示“原来如此”。

但西乡从道却有自己的为官之道。在他看来自己身为海军的掌门人,并不需要事事精通,只要能够为海军申请到经费便是善莫大焉。面对山本权兵卫的困局,西乡从道毅然挪用自己所主管的内务省经费,先行向英国方面支付了订金。随后又以如不拨款,自己便伙同桦山资纪、山本权兵卫到二重桥“表演”切腹谢罪为要挟,令国会乖乖掏出了银子。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吉野”号

鉴于“吉野”号在黄海海战中“力挽狂澜”的作用,甲午战争前后日本海军在孜孜以求重型战列舰的同时,也在全力购置新型航速较高且具备装甲防御的大型巡洋舰。1896年日本海军找到了“吉野”号的设计者—英国人瓦兹爵士,希望他能够为日本再量身定制两艘装甲巡洋舰,是为“浅间”和“常磐”。

而为了权衡与西方列强的外交关系,也为了能够兼容并包的吸收欧洲先见的海军科技,在“浅间”级两艘巡洋舰紧锣密鼓的建造同时,日本海军又向德、法分别订购了“八云”号和“吾妻”号。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八云”号

“八云”号的承建方是昔日孕育过“定远”、“镇远”和“济远”号的伏尔铿船厂。但“吾妻”号的订单,日本却没有交给选择昔日建造“亩傍”号巡洋舰的勒阿弗尔船厂或“三景舰”下水的地中海船厂,而是挑选了此前没有合作过的法国圣纳泽尔的卢瓦河船厂。不过事实证明此时法国在舰艇设计领域已日益没落。“吾妻”的舰体虽然修长漂亮,但是却给维修保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整个日本沿海的诸多军港之中仅有浦贺船坞可以容纳下它。

德、法血统的“八云”和“吾妻”终究只是“六六舰队”的一个小插曲。在对“浅间”级的性能颇为满意之后,日本海军又请瓦兹爵士设计其改进型装甲巡洋舰,即著名的“出云”号及其姊妹舰“磐手”号。不过名为“改进”,“出云”号的实际性能却较“浅间”有不小的下滑。不仅航速降低了0.3节,装甲防护带也有所缩短。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吾妻”号

考虑到设计“浅间”级时英国国内便有人抱怨这艘外售战舰性能已经超过了英国海军同期的主力装甲巡洋舰“王权”级,日本人不得不怀疑英国人是有心压制自己。显然外购战舰这条道路已经走到头了,日本海军要真正崛起必须自行设计和建造战舰。

随着1902年5月18日“六六舰队”的最后一艘“主力选手”—“三笠”号穿越苏伊士运河抵达横须贺。日本海军的“对俄海军扩张计划”至此基本完成。而除了6艘战列舰和6艘装甲巡洋舰之外,日本海军在此期间还分别向英、美订购“吉野”的改进型“高砂”、“笠置”和“千岁”三艘防护巡洋舰。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吉野号的改进型高砂号

作为日本海军的主要供货商,由英国人建造“吉野”号的后续舰艇本无可厚非。但“笠置”和“千岁”却均出自于美国费城造船厂。据说日本订购这两艘战舰是为了缓和1897年2月由于拒绝日本移民入境夏威夷而恶化的日美关系。但日美战舰在夏威夷海域的紧张对峙之后,美国再为其扩充海上力量实在有些不合常理。或许我们只能大胆推测,相较于日本移民在夏威夷的蠢动,美国更重视沙俄鲸吞东北亚所带来的威胁。

在英、美的全力支持之下,日本海军实力虽然了有了显著的提升,便较之沙俄帝国却仍有不小的差距。毕竟沙俄帝国的财政收入为日本的7倍,明治政府虽然励精图治,但海军军费上的投入仍不足对手的五分之一。为了应对日本海军的扩张,沙俄帝国逐步将其部署于波罗的海和地中海的新锐战舰调往远东。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日本海军舰艇

至1903年4月,明治政府发现日本海军不仅在总吨位上仅为对手的三分之一,即便是在新锐战舰上亦不足对手的六成。为了能够迅速迎头赶上,日本海军又制定了名为“三三舰队”的紧急追加案。

在距离战争爆发不足一年的时间内要订购及自行建造3艘15000吨级战列舰和3艘10000吨级装甲巡洋舰无异于痴人说梦。要短时间之内提升海军战力,日本政府只能乞灵于能在国际军火市场“捡漏”。

但沙俄帝国的外交影响力远非满清可比,在日本得知英国埃尔斯维克船厂和维克斯船厂为智利海军建造的两艘战列舰已终止合同,而急忙赶去之际,沙俄帝国的代表早已抵达伦敦。为了避免这两艘新锐战舰落入莫斯科手中,英国政府只能先行将其买下。此举虽然断绝了沙俄的念头,但却也堵死了日本的道路。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智利海军的军舰

智利海军之所以取消了这两艘战列舰的订单,主要是由于南美地区局势的缓和。自1884年战胜秘鲁、玻利维亚以来,智利与阿根廷之间便由于对安第斯山脉边境的划分问题而剑拔弩张。近20年的军备竞赛令依靠出口矿产和农产品换取新锐战舰的智利和阿根廷两国均苦不堪言。1902年在本国财政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智利率先请求英国出面调解其与阿根廷的矛盾,并最终于当年的5月28日签署了解决争端的《五月条约》。

智利既然退出了军备竞赛,那么阿根廷此前向意大利订购的两艘装甲巡洋舰自然也成为了剩余产品。于是日本和沙俄的军购代表团几乎同时赶往了热那亚的安萨尔多船厂争夺已经完工了的“里瓦达维亚”号和“莫雷诺”号。虽然在英国的帮助之下,日本代表团最终先拔头筹,于1904年1月7日将更名为“春日”和“日进”的两艘战舰开出了利古里亚海。但沙俄帝国却派出舰队予以监视,并扬言一旦战争爆发,中途便将对这两艘战舰下手。

虽然有英国海军的严密保护,但是天皇睦仁依旧心里没底。何况即便“春日”和“日进”能够安全抵达,也无法改变日本联合舰队和沙俄帝国海军在战列舰上的悬殊差异,毕竟仅驻扎旅顺口便云集着对手的7艘万吨级战列舰。而在整个太平洋舰队面前,日本海军唯一形成压倒性优势的仅有鱼雷艇这一项。如此种种不利的因素,均令早已不复青春的睦仁心中对这场战争充满了恐惧。

甲午后日本舰队战斗力提升计划:“六六舰队”的构想

▲ 带有浓郁意大利风格的“春日”号装甲巡洋舰

日本 八甲田山事件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百科解密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