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下载APP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

59293阅读地球知识局

1956年,一群来自苏联各地的农业专家和游客排着队缓缓进入了全联盟农业展览馆(现为全俄展览中心)。他们将会在这里见到多达300头不同的猪猪。这些猪都是各加盟国和省(州)选派的优质猪,集中展示苏联几十年来的育种和养殖成果。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1937年的主展馆

(图片来自wikipedia)

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猪,是来自加盟国拉脱维亚的“培根专用”猪,它在六个半月内长到了100公斤,是全场育肥效果最好的一只。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拉脱维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国旗

你基本想象不出和拉脱维亚有什么关系

这场展览会,正是苏联为保障人民吃上猪肉所做努力的缩影。

紧张的猪肉

和在中国一样,在传统的俄国社会,猪被认为是吉祥富足的象征。一个农村家庭拥有的猪越多,也就说明这一家生活水平越高。在俄国的欧洲部分,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猪,像沃罗涅日河畔这样肥沃土地上养出来的好猪,还是皇室宴会必不可少的菜品。

没想到沃罗涅日还当过皇家猪厂...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然而接连不断的革命-战争-革命打乱了俄国的经济社会,连最基本的粮食市场都紊乱了。比如一战正酣的1915年,俄国小麦商品化率从1913年的25.8%降到了14.3%;大麦则从20.4%降到了7.6%,市场供应极为溃缩。粮食价格自然也因此上涨,主粮和面粉价格较1913年上涨了60%以上。

等战争熬到1917年,俄国几乎被榨干

无法遏制的战损,后方的城市则趋于崩溃

不要说吃肉,面包都要吃不上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这对于俄国的民间经济是巨大的打击,缺乏积蓄的经济作物区农民受到的影响最大,粮价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温饱问题。而本质上,猪也是一种经济作物,而且猪也要吃谷物,给猪买饲料就像给人买饭一样,非常昂贵。

国内某大型批发网站如今猪饲料价格

比一袋大米贵

真·人不如猪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所以在十月革命前,全俄国的养猪规模大幅度缩小,很多养猪户为了度过饥荒,最后连种猪都只能杀掉吃了。

等到1918年十月革命成功,布尔什维克们接管俄国欧洲部分的实际控制权时,养殖业已非常凋敝了。而信奉科学的导师们很清楚,大量的蛋白质摄入有助于提高士兵和工人的身体素质。要在接下来的战斗和建设中继续实现大同理想,迟早要解决吃肉的问题。另外,猪骨、猪皮、猪鬃都是有用的工业原料,在以工业立国的苏俄(苏联),猪也将会成为国家富足的标志。

不知道当时的苏联群众看到这样丰满的资本家

会不会想把他生吞活剥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但由于局势不稳,新生的苏俄仍然需要继续和白军交战,并随时警惕欧洲列强的干预,非但没有资金搞投资,还要向农民征收所有的余粮和牲口,以备不时之需。这进一步削弱了养殖户恢复生产的可能性和积极性。连俄族人骄傲的灌红肠手艺都差点失传了。

没有一只猪能活着走出俄国

会卖萌的也不行

1

(图片来自pixabay.com)

俄式红肠的学名叫Kolbasa,以肠衣包裹腌渍的猪肉、牛肉馅制成,是正经的民族美食。但在20年代,由于猪牛肉(尤其是吃粮食育肥的猪)供应不足,人们很难找到红肠的踪影。

这个是真红肠

带着诱人的光泽

(图片来自zen.yandex.ru)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时间长了人民纷纷抱怨,计委就想出了个馊主意,命令食品厂用添加剂包着一点点腌肉做成假红肠,多少让人解解馋。不过人们后来发现,这种添加剂平时会用在厕纸上,带出了当年的网红词汇“厕纸红肠”。就是这样,红肠也只能坐着绿皮火车去莫斯科买。所以又有了一个很苏式的冷笑话:“什么东西是长长的,绿绿的,闻起来像红肠的?”

导师知道人民群众对肉类的急切需求

现阶段只能在视觉上满足一下你们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Игоревич)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事情一直到了30年代才有所转机。此时的苏联已经基本控制了国内局面,接管了所有的矿业和工业企业,初步完成了基层政治建设,粮食产量也有所回升。让养猪场复活,终于不再是空喊的口号。

没过几年就在领导下改天换地了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然而这时候养殖户们已经长达十几年没有好好养猪了,不仅人员稀少技术生疏,全国范围内也找不到什么像样的母猪和种猪。要多快好省地让人民吃上猪肉,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

社会主义猪猪为工人提供弹药

(图片来自 zen.yandex.ru)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你们都是养猪专业户

猪靠人养,要大规模出猪,先得往养殖行业里添人。这对于当时的苏联来说倒不是个问题,正在实验集体化农业的苏联,有的是可供调配的工农,不仅要发动过去的俄族养猪人和其后代,还要发动以前没有养过猪的人,比如哥萨克人和犹太人。

哥萨克人虽然只是俄国的游牧边缘族群,但在历史上是为俄族人的发展操碎了心。在帝俄时代,哥萨克人就已经是帝国扩张的主要推动力,不仅承担东扩先锋队的职能,还负责驻扎当地维持治安,帮助俄族人消化新控制的地盘。

哥萨克骑兵

(图片来自wikipedia@Mykola Samokysh)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但到了苏联中期,俄族的无序扩张基本结束,在欧洲方向和亚洲方向的国界基本确定,哥萨克人在军事上开疆拓土的功能已经不明显了,只能在生产中继续体现自己的价值。既然是游牧民族出身,那么养殖显然就是最好的选择。

善于服从命令的哥萨克人也并不抗拒,开始为国家在乌克兰养猪。

俄国老师傅手把带你,包教包会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但对于苏联高层来说,让哥萨克人养猪还有更深远的考量。他们希望通过哥萨克人带动经常与他们比邻而居的犹太人养猪。这不仅是为了生产,也是为了消灭犹太人本身的文化特征,将其化为苏联共同体的一部分。

一开始,犹太人对哥萨克人的推荐极为抗拒,因为犹太教规定禁食猪肉,养猪当然也就没有意义。但苏联的宣传攻势不断向犹太人宣传养猪的好处,比如有这样的歌词:“明斯克的社区正在养培根猪,这是他们换取农业机械的办法。”

现在美国犹太人有超过一半都吃猪肉

毕竟猪肉辣么香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这种话听多了,就难免有信仰不坚定的犹太人开始养猪。苏联官方趁热打铁,用强制手段关闭犹太屠宰场,禁止犹太“净食”销售,逼迫犹太人吃猪肉。控制的时间久了,除了最老派的犹太拉比,大多数人都屈从了,开始养猪和吃猪肉。

犹太人在宣传攻势中找到了养猪的理由

(图片来源 http://ja-tora.com)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比如在犹太自治州首府比罗比詹,1933年全城还只有2532头猪,到了1934年已经达到了5372头。到了1937年,猪已经多达1.2万头,甚至比牛马还多。

而在乌克兰,善于学习的犹太人学习技术比哥萨克人快得多,也愿意对猪舍条件进行投资,到30年代后期已经因高超的养猪技术而闻名全国了。在一首关于犹太人集体农场的诗中,有人说:“猪,像狮子一样走在街上”。

从东端到西端,谁也不能搞特殊化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而在苏联的中南部国土上,连哈萨克斯坦都被发动起来了。

1930年初,苏联在哈萨克斯坦进行了激进的集体农庄改革,把原本逐水草而居的哈萨克人圈养在半成品农庄里,最终造成了大饥荒。几年后,生产秩序恢复,原本在哈萨克斯坦难觅踪影的猪进入了这个加盟国。

别忘了,哈萨克人是信仰伊斯兰教的。

当年的饥荒可以说是触目惊心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哈萨克斯坦1897–1970年间的主要民族群体

俄族人稳定上升,哈萨克惨遭重创

人口结构的改变,养殖业的改变也就不奇怪了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更多的猪猪

有了人手,有了养殖场,万事俱备,只欠小猪猪了。

真的是要从小培养的...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事实上全苏联最适合养猪的地区就两个:波罗的海沿岸和白俄罗斯-乌克兰地区。这仍然和猪的习性、食性有关。人感到适宜的气候,也能让猪觉得舒服,而猪又要消耗大量谷物喂养,所以温和的产粮区也是最好的养猪区。

俄罗斯本土都太冷了

从波罗的海到黑海这一带则是土地、水源、温暖都够了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比如在拉脱维亚,本地白猪和德国白猪杂交后,变成了育肥冠军,190多天就能长到100公斤,3岁公猪能长到321斤,充满了力量感。这也就是今天文章一开场就出现的那只农博会冠军猪的家族。

冠军猪风采 体重451公斤不知道够多少人吃

(图片来自全俄展览中心档案馆)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乌克兰草原斑点猪也不错,3岁公猪能达到322公斤,而且很适应乌克兰草原的环境,就是育肥稍微慢了一些。

隐藏在东欧草原里就看不见我

(图片来自俄罗斯农业电子知识库(SEBiZ))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但在国土辽阔、气候条件复杂、环境多变的苏联,大规模推行养猪战略并不容易。那些此前没有本土猪只的地区都需要适应实际环境的品种。这正是农学家和动物学家大展身手的好时机。

苏联在众多地区都安排了养殖试验

为了让人民吃上肉也是拼了

(参考俄罗斯农业电子知识库(SEBiZ))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比如在哈萨克斯坦,大陆性气候占主导,夏季的昼夜温差很大,冬天的低温也很极端,一般的猪很容易在这里生病。经过4~5代的育种,苏联专家找到了一种名为塞米尔申斯克(Семиреченская порода)的猪:头部笔直、耳朵小、背部挺直、四肢强壮且不容易得呼吸道疾病,非常适应哈萨克斯坦的气候。

能适应草原的坚强猪?

(图片来自俄罗斯农业电子知识库(SEBiZ))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但其实,培育这种猪只是增加了猪场对哈萨克斯坦的渗透力,从产量经济性上来看并不划算。相比波罗的海沿岸的主力白猪,这种猪的出栏率要低26%。

草原猪原来也是黑猪

(图片来自俄罗斯农业电子知识库(SEBiZ))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类似的情况在全国都很常见,在西伯利亚,他们也推广了一种适应当地状况但是产能较低的猪——北西伯利亚猪(Сибирская северная порода )。

名字是这么叫,但真到了北西伯利亚的苦寒里,猪也受不了。这种猪主要在新西伯利亚这样的南部地区饲养。它们的皮肤密集没有褶皱(可以减少散热),鬃毛和底毛都很长(有利于保暖),最适合在比较寒冷的地带生存。

白白嫩嫩 香香脆脆

(图片来自俄罗斯农业电子知识库(SEBiZ))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人和猪都已经准备好了,养殖生产随时就能上轨道,苏联人民很快就不用忍受“厕纸红肠”了……吧?

由于集体农庄制度下粮食产量下滑,虽然种猪的表现都很好,但实际喂养时,猪经常会营养不良。赫鲁晓夫时代的玉米革命部分解决了人和猪吃饭的问题,但由于缺乏冷链运输(部分原因是西方设备无法进口),苏联全国的猪肉调度不成体系。

真粒粒饱满....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1970年代后期,苏联的人均年猪肉获得量达到了历史巅峰,但仍仅为美国的一半,比西欧国家略低。到了80年代,国内外局势不稳,食品供应紧张,猪肉供应更加跟不上。

反正画是要画得很好

(图片来自pikabu.ru@I. Ye.Sychev 1962)

猪肉在苏联原来这么重要,导师亲自过问 | 地球知识局

到了苏联后期,那些风风火火建立起来的养猪场也纷纷倒闭,连种猪场都没能幸免,人们又要坐着火车去首都找厕纸吃了。

苏联 猪肉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互动百科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