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下载APP

“情怀盗版”与“情怀正版”之争

11345阅读互联网观察

春节档电影遭遇网络盗版损失票房时,我曾对一些购买盗版资源的人的心态提出了讽刺:到了这个年代,驱动买单的仍是情怀。

很显然,这句话是基于当时语境所说。实际上潜台词是:国产电影出了《流浪地球》这样的作品,为什么还要去看盗版?难道支持民族产业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国人对待盗版的态度视情景所变,这是个独特的现象,就连我也会下意识进行区别对待:一方面盗版是我们接触“外面世界”的一个窗口,有些文艺作品正版渠道无从获得,所以我们对盗版有刚性需求;另一方面,中国影视工业难得出现有追求的作品,我们会用“情怀正版”表达对民族产业的热忱。

虽然优秀的美剧英剧中都是白人面孔,但是心里永远最牵挂的还是民族产业。这算现代版的——洋装穿在身,我心中国心。

从打口碟到海盗湾如果你对中国音乐发展史有些许了解的话,“打口碟”一词一定不会陌生:很多对中国音乐有开创作用的音乐人,他们的音乐观,正是被美国市场生产过剩未完全销毁的“打口碟”所滋养的。

配图

这些生产过量在美国市场销售不出去的CD本应该被销毁处理,但是却流进了消费能力低下九十年代的中国市场,也成为启迪文艺青年人的特殊渠道。

严格来讲,“打口碟”并不算是盗版,它只涉及“销售非法音像制品”问题。不过出现“打口碟”现象,却展现出资本主义版权制度的反动性:文化产品除却载体本质是售卖拷贝,像实体产品一样对待生产过剩,本质上是对文化进行垄断。

资本巨鳄拥有版权资源,垄断文化传播造成了社会发展问题,才出现了Creative Commons系列著作权许可协议,才有了坚定对抗现行版权法的海盗湾组织。

在中国,对盗版的打击时常与外部环境相关,而且处罚打击范围仍局限在商业组织层面,所以普罗大众无体会被判刑的字幕组成员的感受,也无法理解到“FBI破门而入”的调侃。不过,版权问题并不是重刑和巨额赔偿可以能震慑住的,只要技术能够创造安全流动方式,海盗湾等类似组织总是能起死回生。

而在影视和音乐层面出现的“情怀盗版”,也正在演变成社会大众对版权制度的多维质疑,例如当下全世界都诟病学术期刊数据库、学术期刊出版商垄断和暴利问题,就衍生出很多攻击事件,甚至出现了学术界的“海盗湾”——Sci-Hub。

由此可见,盗版问题并不是简单的“平头百姓想看《权利的游戏》的问题”,而是现行版权制度在遭受世界性的、全局性的质疑。因为它与社会福利相悖,只满足资本巨鳄霸权之欲,所以盗版也是可以理解和被支持的“情怀盗版”。

站错队选错边的人中国被诟病版权问题已然不是新闻,但是盗版存在的确有它历史阶段的合理性。即便在当下,一些专业生产力软件厂商和游戏厂商,对待中国市场仍是一幅高高在上姿态,采取全球统一定价和只在香港设服务器等举动,显然无心培养正版文化。

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一大部分有正版消费能力和正版观念的国人,尤其是从事创意行业的利益相关者,不遗余力为资本家说话,宣传买正版的好处。俨然“买正版”已经成为了政治立场,成为鄙视链社会文化中的新分支。

不过我觉得这些人有自卑心态,在消费时期望获得尊重感导致了矫枉过正,真正健康的心态是对一切保持怀疑。那些激进主张正版软件游戏的人,估计很多人仍在下载盗版美剧看,他们没看到正版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存有双重标准。

在打击盗版软件和游戏这件事上,巨头们已经深入消费者电脑主板,利用加密芯片检测消费者安装过程,让盗版和破解版程序无法运行在新一代的某些电脑上;其次,云音乐、云游戏、云办公等互联网产品的出炉,让消费愈加难以接触“文件层”,也就天然隔绝的破解和盗版。

不过流媒体如网飞等平台的出现,加剧了原教旨互联网主义者们的担忧,认为“云”是在加剧版权霸权,让文化产品不再是可拷贝的文件,而是被租赁来的体验。

配图

版权制度设立之初是服务于社会大众权益的,现如今文化产品地位却不断被弱化成为快消品,我们应该看到这个趋势的弊端,而不是无脑接受资本家灌输的“版权观”,或是为了蝇头小利“贩卖资源”做鼠目寸光的勾当。

《流浪地球》 盗版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互动百科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