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下载APP

6年了!1.6亿印度人再次沐浴恒河

31358阅读地球知识局

你知道世界上参与人数最多的集会在哪里么?

其实不用往远了猜,但凡涉及人口众多的事情,想一想中国和我们的好邻居印度就可以了。中国贡献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人口移动——春运;而印度则贡献了世界上人口规模最大的节日集会——大壶节,比每年接待300万人的麦加朝圣更加宏大。

想象一下上千万人集中在同一个河口的壮观场面吧,这就是最近发生在印度的真实故事。

神的城市

这场盛大集会的源头是印度神话。

节日起源最早版本的记载,和一场神魔大战有关。印度神话里代表正义一方的提婆(也称为天人)和象征邪恶一方的阿修罗,为了一个装有长生不老之密的瓶子大打出手。

最终的结果当然是正义的一方获胜了,主神毗湿奴的一个化身抱走了瓶子,并且在印度的四个地方各自滴了一滴仙蜜,把神界的福分赐予了凡间的众人。

当然在不同的神话版本里,说法不太一样,有说偷出瓶子的是迦楼罗(就是大鹏金翅鸟)的,有说是因陀罗的,总之就是要跑得快就对了。还有一种比较原始的说法是双方大战之下,失手把瓶子打翻,把蜜露洒在了四个地方。

如此语焉不详的神话,据说还跟占星术有关系,装着蜜露的瓶子便是水瓶座的前身。

但无论是哪一种神话,对于蜜露最后滴落的四个地方描述还是相当统一的,它们是印度的四座城市:安拉阿巴德(已更名为普拉亚格拉杰)、赫尔德瓦尔、乌贾因、纳西克。为了享用这四滴蜜露带给凡间的吉祥,印度教徒会轮流去这四座城市举办节日。

四座圣城

其实未必要和恒河有关系

配图

大壶节便是由此而来。

不过既然是大壶,就不能随便举办,而是必须在满足一定的星象条件时才能举办,而不同的星象条件则对应了不同的庆祝城市:太阳和木星都出现于狮子宫,节日就在纳西克举行;太阳在白羊宫时就在赫尔德瓦尔举行;太阳和木星在天蝎宫时在乌贾恩举行;太阳在摩羯宫而木星在金牛宫时就在安拉阿巴德举行。而满足这些星象的天文条件大约12年会出现一次,这大壶节也就是12年一度。

果然是和占星术大有干系。

但人民群众喜欢节庆的气氛,12年的等待太久,印度教徒于是设计了两次大壶节之间的半壶节,每六年在安拉阿巴德和赫尔德瓦尔举行。其中比较受欢迎的举办城市便是安拉阿巴德,因为这里是印度教三条圣河的交汇之处。

毕竟到时候洗澡是件大事情毕竟到时候洗澡是件大事情

其一自然是绝对的主角恒河,其二是在安拉阿巴德汇入恒河的支流亚穆纳河,第三条则是传说中的萨拉斯瓦蒂河。这条河在早期的印度教神话中发源自喜马拉雅山麓,从印度西海岸入海,也是一条蜿蜒的大河,扮演着后来恒河的角色。只是沧海桑田,这条大河如今只有一些无法确认的河床遗迹。

不过既然是要找吉祥之地,就不妨让它的吉祥来得更猛烈一些。

今年,便是传说中的半壶节,上千万印度教徒以各种方式赶往圣地安拉阿巴德,乞求福运。

在开始看他们的庆祝方式之前,有一个问题你肯定憋了很久了:安拉阿巴德里的“安拉”是不是指那个不可描述的存在呢?

答案是:是的。安拉阿巴德(Allahabad )就是当年莫卧儿王朝命名的,意为“真主的城市”。难怪要改回普拉亚格拉杰这个名字。

印度教徒今儿真高兴

1月15日,活动正式开始,成群的大象、马匹和几千万人陆续到达普拉亚格拉杰(安拉阿巴德),拉开了今年世界上最大宗教盛典的序幕。

在开幕式第一天,一些崇拜Shiva(湿婆,印度教三相神之一,毁灭之神)的苦行者、修道士会专程来到水中洗浴。他们中的一部分平日居住在远离市井的偏僻洞穴中,只在大小壶节出来施洗身体,净化心灵,大概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社恐患者了。

听听音乐
开始自闭听听音乐 开始自闭

15日刚刚黎明,第一个修道士大叫着“Everyone is Mahadev(每个人都是湿婆)”投入水中。跳下去之前他会浑身涂满灰烬,再露出水面的时候,浑身已经是干干净净,毫无“罪恶”的了。但修道士们往往会在沐浴后重新涂抹一层灰烬,再次投入河中接受洗礼,这一次大概是有替世人洗清罪恶的意义。

修道士只是先锋,最后众多群众也快乐地参与其中。仅仅在15日一天,就有1000万余人潜入河中畅游,而据预测,在整个为期八周的节日期间,将有1.5亿人(包括100万+的外国游客)来到恒河、亚穆纳河和萨拉斯瓦蒂河 “洗掉身上的罪恶”。

参加今年半壶节的,除了苦行者、圣人等,还有一批特殊人群——LGBT群体。

数十年来,印度的跨性别群体与印度保守的信仰进行了不懈斗争,争取让自己与社会其他人保持同等水平。虽然同性恋婚姻之类的还是不成,但多达200万人的跨性别社区成员已经首次被允许出现在这个大型宗教盛典上。

她们穿着绣有藏红花的红色衣服,从河岸上跳下去,采取和印度教徒一样的方式在河中沐浴,意图洗清罪孽。同时大声朗诵着宗教赞美诗,给自己来个从头到脚再到心灵的净化。

一浪到底一浪到底

其实按理说,今年的节日属于半壶节而非大壶节,规模不应如此之大。毕竟上亿规模的朝圣者到来,对于当地的基础设施和群众服务都是严峻的考验。但在北方邦的首席部长Yogi Adityanath的指导下,印度人民硬是把半壶节过成了一个“大壶节”的规模。

为了搞大搞好这次向大壶节靠拢的半壶节,印度政府砸了巨资,总成本接近5.63亿美元,几乎是2016年举办的小型庆典花费的四倍。除了必要的临时活动花费,这笔钱花大部分花在了普拉亚格拉杰的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上,而且部分是永久性工程。

修建的临时道路修建的临时道路

例如,该地区新建了大约150条道路,500英里的新水管道,54座变电站,40,000盏LED灯,10万个厕所,20,000个垃圾箱,200辆汽车,22座桥梁和停车场,可容纳约500,000辆汽车。

不仅如此,为了满足庆典期间朝圣者的需求,当地政府还在祭场上设立了五座粮仓和160间平价商店,为前来欢庆的印度教徒们提供最好的基础服务。

负责此次庆典的印度行政服务高级官员Vijay Kiran Anand表示,“大壶节是信仰和文化最大的融合,表明了印度在基础设施,群众聚集活动和治理方面的能力,也为印度提供了契机,向整个世界展示我们的故事和传统。”

展示印度教的故事和传统当然是必须的。其原因么,给你三个提示:

1.北方邦的这位首席部长是和莫迪一样的印人党成员

2.印人党的群众基础是广大印度教徒

3.今年5月就要大选了而且印人党内外危机不断。

人多难免乱子多

不过印度教的故事参与的人总是太多,人多就不好管理,容易出乱子,所以危险也是无处不在的。每次大壶节期间,都会出现数量不小的人口暂时或永久性失踪,这些失踪事件被当成神秘传说,甚至拍成电影。只能说想要清洗罪孽的印度教徒们可能有点太着急了。

根据统计,2008年以来,印度共发生了10起严重的宗教节日的踩踏事故,共造成600多人死亡。比如2013年的大壶节中,举办地安拉阿巴德的一个火车站晚间发生了踩踏事件,造成包括一名8岁女童在内的至少36人丧生,60人受伤。

而在2010年半壶节节日开幕的当天,曾有7名朝圣者为追赶轮渡被踩死;闭幕那天又有至少7名朝圣者不幸身亡,包括至少5名妇女、一名男子和一名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

最严重的是1954年的大壶节,拥挤和踩踏造成1000人死亡,震动了印度朝野。

严重的踩踏当然无助于展示印度的形象,甚至可能给外界留下政府应对大规模公众事件无能的印象。所以今年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危险,印度中央政府调集了2万多警力进入北方邦,协助维持秩序,还斥巨资安装了1000多个监控摄像头监测、评估人流,防止人员踩踏事件的发生。

人员踩踏还只是问题的一部分,如此众多的人口在短时间内涌入圣地,也会对圣地造成严重的伤害。

2013年大壶节期间,印度北方邦国家污染控制委员会进行的检测发现,节庆开始的第一天,衡量有机污染程度的生化需氧量(BOD)每公升就超过7毫克,是最大可接受水平的2倍。换言之,水中可以发生腐败的有机物太多了,会滋生大量细菌。

这也是正常的,因为在节庆期间,人们会向水中不断抛入金盏花、椰子和其他祭祀物品,那些在洞穴里苦修的圣人们身上也带着厚厚的一层牛粪和人体分泌物,一边清洗罪恶一边就把污物留在了水里。肉眼可见的效果是在河水上飘着一层泡沫,顺着神圣的恒河缓缓地向下游飘去……

这还是直接丢到河里的东西,几千万上亿人聚集在河口,在陆地上留下的垃圾也不少。不仅有食品饮料的包装袋,还有因为公共厕所布置不合理而被逼出来的大小便,在庆典期间都是随处可见。只要一下雨,这些东西就会流入恒河。

下游的比哈尔邦多次表示抗议,但毕竟是国家大事,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这一次,为了应对这些问题,政府准备了12.2万座临时公厕、2万个垃圾筒,还有2.2万名环卫工人整装待发。然而根据过往的经验来看,再完善的准备也敌不过人们汹涌的热情……

最后再说点印度神话吧。

想当年提婆和阿修罗这些神明都苦恼于自己不能长生不死,于是让大蛇婆苏吉缠住须弥山为支点,搅动大海生出灵药苏摩。搅得时间长了,大蛇剧痛难忍,嘴里喷出了足以毁灭世界的毒药。为防三界受苦,主神湿婆用嘴接住了毒液,自己的喉咙却被毒成了青黑色。

最近几天的恒河,一样为了众生脱离轮回之苦,自己猛吸了一口污染,也算是对得起它圣河的名号了。

印度 大壶节

百科解密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互动百科APP

延伸阅读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